同情與同理,感謝一路上有你

· 雄獅部隊297天 ·

  • 4 October 2016

「今天終於有種回歸正業的感覺,近來太多雜事模糊了焦點,但我永遠不會忘記踏進那扇門的使命。」

在雄獅部隊的297天,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來,擔任心輔老師將近十個月,中間處理過無數個個案及突發狀況,讓我對待人處事有了全新的見解……

 

懵懂的開端

依稀記得去年12月剛進心衛中心實習時,總覺得每天都有學不完的東西、資訊量多到爆炸,加上我健忘的個性,常常漏掉了一些該做的事情而惹學長生氣。當初會選擇走這條路,是因為自己過去長期的被霸凌,想要藉由這個機會、以自身經驗告訴個案:Everything will be fine.

辦公室當時有一個心輔官、待了七年的心輔士家吟學姊、準備接心輔士的琴芳學姊、兩位學長心輔老師、還有三位實習的心輔老師(三選二),其中一個就是我。

心輔官是一個很妙的人,他有很可愛的一面,但有時候卻讓你恨不得要他趕快調走。雖然是心輔官,但他鮮少在談個案,有時候談完個案還不打文,當遇到個案要開醫評會時才在臨時抱佛腳。(醫評會是志願役個案以身心疾病辦理停役時,醫院為了評估個案的狀況是否達到停役標準所召開的會議。)有時候他會消失一整天、人不知去向,辦公室的人忙了一整天談個案、新兵、巡迴宣教,結果心輔官回來也沒問我們今天辦公室的狀況,只忙著催我們打文……。

他的衛生習慣極差,辦公桌永遠猶如颱風過境般、時常堆滿各種資料,我們幫他整理好桌子不到幾分鐘就會自動恢復成原樣。電腦桌面永遠堆滿了各種檔案,而且很多都是大同小異的內容,內容稍作修改、然後檔名後面加上1、2、3、4….的檔案;吃東西的時候永遠都會掉滿地的屑屑,有一次學姊質問他是不是他掉的,只見他很淡定的說:汝傑掃地沒有掃乾淨吧!😅

當論及辦公室最資深的,就非家吟學姊莫屬了。她在旅上的心衛中心總共服務了七年,打從之前的心衛在現在理髮部的位子時,就已經開始擔任心輔士了。學姊以前是心理相關科系畢業的,臨床經驗相當豐富,當我們遇到比較棘手的個案時,幾乎都是由學姊出面來處理。

學姊在選心輔老師人選時,不是看你有沒有相關心理系背景,而是看你的個人特質,是否合乎她的三大標準-臉皮厚、愛搞笑、夠白爛:我們要的不是一個只會談個案的人,而是能夠與團隊合作、維持團隊歡樂的氣氛、彼此互相照應的人。

老實說,在實習的初期,我常常感到壓力很大,晚上回到寢室時默默地落淚哭泣,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地想把事情做好,但總是還是會有那一、兩件事情出包。我知道自己不是完美的,也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,所以為了改善工作情況,我後來隨身攜帶一個小記事本,把聽到的、看到的都隨手記下來,後來越來越進入狀況了。

 

你重拾的自信,我白色的迷彩

當我確定被錄取為心輔老師時,兩位學長也準備退伍了。換上心輔老師的招牌白襯衫制服時,象徵著責任的交付:我知道換上襯衫之後,事情只會越來越多…. 但是,我準備好了。

當時因原單位砲兵營要下基地,我必須要調線、調單位,從原本的砲三連調至機步一營步三連,等於是全部從0開始:新的長官、新的環境、新的弟兄。好在我的適應能力還蠻強的,剛到部不久就結識不少弟兄,平常連長跟輔導長也很照顧我,經常極力地幫我爭取權益,當我遇到麻煩的時候會想辦法幫我解決,謝謝你們!

回想我在心衛中心談的第一個個案,就是一個特別個案。記得他進來時戴著口罩,眼神迴避、不太敢直視我,問什麼問題都以一、兩個字帶過,到後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了 😭 本來說好晤談完隔日,協助他轉介身心科(即眾人所知的精神科),結果隔天早上他拉了小提琴……(一個內行人才會知道的用詞,別問,你會怕!)。就因為他是我談的第一個個案,發生如此狀況幫我打了一個非常大的強心針,面對後面進來的個案,完全無所畏懼、見招拆招,越來越有自信。

當心輔老師最大的成就是:一個對人生充滿迷惘的弟兄走進來,離開時帶著笑容、自信走出去。

我不求每次都能夠解決他們人生的難題,但是至少能讓他們安心的走出心衛中心,知道人生還有希望。凡事都有解決方式,只有嘗試或不嘗試。遇到曾經或現在被霸凌的弟兄,我只告訴他們一句話:

或許當下或日後會覺得很委屈、想放棄人生…… 但是,別忘了:「你擁有扭轉這一切的權利。」

 

措手不及的震撼彈-小小兵扛家的開始

正當覺得事情開始上手的時候,突然在5/16接到一個讓我措手不及的震撼彈:心輔士要調走了。

在269待過的長官,應該都知道學姊存在的重要性,以往遇到重要自傷傾向的個案時,學姊都很有一套處理SOP,事情處理得很完善;且後期心輔官被調回政綜科支援,心衛中心由學姊當家,當我們業務上遇到不會的事情時,都還可以請教學姊。

學姊在職期間非常地照顧我,也很常幫我們爭取福利,上面欺負我們、學姊就去哪裡丟炸彈。6月1日,學姊調走了,與我同時期進來的心輔老師小胖熊6/20退伍,心輔官7/1職訓,新的心輔士受訓到7月底才會回來。當時我手邊帶著兩個新進來的學弟,對業務完全都不熟悉,個案也還不能談,偶爾還會起小衝突…… 當學姊調走的那一天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為了學姐,我必須要扛起這一切,扛起心衛中心。

學姊並沒有要我這樣做,但學姊對我很好,覺得這是我起碼能夠回饋她的。

這段期間應該是我最痛苦的時候,學姊離開前平均一個月處理3~4個特別個案,學姊離開的六月,神奇個案來的來、住院的住院,各種轉院、各種停役…… 個案在黑板上寫得密密麻麻;同時還要處理上到司令部、軍團,下到政戰主任、旅長、科長交代的事情,三不五時還要在基地、旅上來回奔波處理個案,而且當時沒有心輔官,辦講座、做心衛季成效、年成效也變成我在接手,忙得不可開交。

對,沒錯,我一個人扛起了心輔官、心輔士的業務。

個案住院、停役、晤談、打文、成效…… 晚上12點睡,早上5點起床。當時,還要帶新進的學弟,教他們做軍團的週繳、月繳、心衛中心的各種成效、月刊…,還有打最讓他們頭痛的個案晤談文。以往談完個案之後,打完的文都是給學姊修,然後由學姊打擬辦,學姊離開之後,都是由我在幫學弟修文;由於兩個學弟的中文程度不太好,剛進來寫的文我幾乎都是整篇全修,幾乎是到了打掉重練的地步,加上每份做出來的資料擬辦、簽呈也是由我來寫,業務內容曾經多到我幾乎無法負荷。

但,這還不是最累的。

 

令人畏懼的颱風天

每當颱風來襲時,心衛中心要成立一個災情應變中心,須隨時在旁待命,向軍團回報救災情況及編組名單。一旦部隊派遣人力出去救災,心衛中心必須要完成行前心理建設,隨同救災部隊前往現場、掌握救災弟兄心緒狀況,事後須實施量表普測、了解弟兄是否有救災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。

學姊離開前、沒有經歷過颱風的我,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措施。今年尼泊爾颱風來襲時,成為我的第一個考驗,幸好當時並沒有對北部造成嚴重災害,回顧我的臉書描述當時的狀況:

這禮拜應該是自從沒有心輔官、心輔士之後,有史以來最坎的一週。打從接到軍團通知之後,心衛團隊輪值在電話旁邊待命,掌握救災人員派遣情況,並隨時跟軍團回報。大家都沒有睡飽,可是完全沒有任何一丁點抱怨。隔天早上辦公室忙著處理晤談個案,結果接到消息,要我們在兩個小時內把上半年成效生出來。我從旅部回去之後,立即分派工作下去,學弟也無怨無悔的協助,讓我看到心衛的團結。

長官的一句話,可能會為我們接下來的一、兩個小時填滿各種精實的業務,上面動態提到的成效,只因為他們要在兩個小時後的會議上用到,要我們把上半年所有談過的個案彙整,分析個案類型及內容,兩小時內生出一份18頁,7500字的成效報告….. 看似不可能,但我們做到了。還好當時學弟已經對業務有初步的了解,有他們的協助才分擔了我的業務壓力。

其實,這還只是心衛不定時炸彈的冰山一角。

 

溝通不良,團隊意見分歧-傾聽、接納與包容的重要性

正當我忙得不可開交時,因為忽略掉學弟彼此之間出現的一些摩擦,後來一件小事情成為導火線,讓整個團隊吵了起來。心衛中心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嚴重的爭吵,這種事情可是頭一遭。

然而,整件事情並沒有誰對、誰錯,只因為大家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環節-溝通不良。

後來彼此把話講開,團隊氣氛、向心力才慢慢地步回軌道。然而,我從後來新進的學弟身上發現:其實不管是哪一屆,應該都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,然而當時的我們錯過了黃金溝通期,才會演變成這麼大的事件。

有一個觀念,是我一直灌輸給學弟,也是我一直要求自己要持有的心態-「接納與包容」

沒有人是完美的,唯有包容他人的不完美,接納他人的缺陷,並將他人的優點補足自己的短處,才能營造出一個無懈可擊的團隊。

沒有團隊是不會摩擦、起爭執的,只要有心去溝通,事情一定有更好的解決方式-只要彼此願意互相「傾聽」。爾後在帶學弟的時候,我很注重溝通這一塊,期許學弟也能將這個精神,傳承下去。

 

思想上的蛻變

很多人可能聽過同情與同理,但是大部分人做到的可能只是同情,兩者其實是很不一樣的東西。「同情」是你聽到了對方的處境,而產生了為傾訴者感到悲傷、憤怒等情緒反應;「同理」則是以對方的角度,還原事發的經過,並能感受傾訴者所經歷的事情,並適當的表達自己的想法,拉進與案主的距離、產生投契關係。

身為心輔老師,我們必需兩者兼具。我在部隊裡處理的無數個案中,真正有病的大概只佔了40%,大部分的人真的只是想來爽的。當遇到想爽的個案時,則予以同情的態度,告知案主人都有惰性,但是要鼓勵他面對事實;遇到患有身心疾病的個案時,則根據當事人的背景來選擇處理的方式。

 

心輔老師的初衷-幫助他人,回饋社會

小時候被霸凌了12年,以前不免心中會有所怨言,覺得這種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但正是因長時間被孤立,我的心智跟思考模式比同年齡的同袍早熟許多。現在回想起那段經歷,反而會心存感激,因為我熬過來別人沒經歷過的難關,我知道被欺負、言語行為霸凌是什麼感覺。我不奢望能夠變得跟專業治療師一樣,但希望能透過自身的經歷以及平時學姐所教授的一些分析技能,協助個案化解心緒問題。

但在這崗位上,常常因為突發個案或是長官臨時要資料,而忙到很晚、甚至加班。很多人、包括長官跟我說:「蛤?你們弄到那麼晚喔?是不是被長官ㄠ了?」

心輔老師這個位子,大家看到的時間大部分是我們在休息、待命的時候,沒什麼事情,感覺很閒、很涼。但是,其實有很多時候,我們是在釋放心中累積的壓力跟情緒。當個案的垃圾桶久了之後,心裡也是會疲乏的。有時候晚上快下班了,突然有弟兄走進來說「我快受不了了,心情很差。」你能怎麼辦?又不能跟他說你要睡覺了,明天再來…… 我們必須擔當起化解危安的工作。或許他不是我談的個案,但是我跟其他心輔老師必須在旁邊待命,看有什麼事情需要立即從旁協助的。

或許曾經我真的被上面ㄠ過要做很多鳥事,但在面對旅上的個案弟兄時,我從來不會去抱怨我的工作很累,因為我知道在做善事,況且這就是我的工作。在職場上工作許久,自己知道怎麼去拿捏分寸,只要有一天我仍在這個崗位上,就會盡我全力去維護旅上弟兄的心緒狀況,做好我該做的事… 不管時間有多晚。

這不是被ㄠ,而是「我,心輔老師,該做的事」

我們不站哨、不留守,是因為我們不能補休。白天我們必須在辦公室待命,不是有沒有其他人可以頂替的問題,而是很多時候常常在同一個時間點突然來了很多事情跟個案。晚上如果站夜哨的話,我們還是得一如往常同一個時間點進辦公室、沒有補休,因為自己的個案不知道什麼時間點會進來。

如果留守,就要排假,等於是辦公室少了一個人。沒待過心衛的,或許不知道那種感覺。我們很多時候是軍團的一通電話,讓我們變得手忙腳亂,要一些奇怪的資料,而且是短時間內要生出來。多一個人,少一個人,真的差很多。

我們是一個團隊,不分你我,大家同進同出,也是我進心衛中心之後,認清的一個很重要的使命。我從來不會刻意去跟別人爭心輔老師涼不涼,但我知道自己的每一個小動作,都能夠為別人帶來快樂,這樣就夠了。每個角色都有他累的地方:多一點關心,不會讓你少一塊肉,只會讓你多一個朋友。

 

越艱難的處境,只讓我們越茁壯

這幾個月下來,老天真的讓我見識到心衛團隊的強大。有人說我頂天扛家了,我覺得不然…… 只是希望我離開時,能夠榮耀「心輔老師」這四個字。

興容、展翔,相信你們當心輔老師至今,最能夠體會上述的種種辛酸淚史,之後琴芳學姊回來,要主動去分擔事情,大心不做事要像河童一樣每天在他旁邊敲鑼打鼓、督促他做事,心衛中心就交給你們了。

學姊,辛苦妳了。這個位子真的不好做,之後就麻煩妳多操學弟,誰不做事就罰他聞興容的腳 😂

「白襯衫的代價,是用極大的責任感跟心力換取而來的。」

一兵心輔老師 趙汝傑,下台一鞠躬。

Jeffrey

I love comedy and the Ellen DeGeneres show. If you love to laugh, I'm sure we will get along ☺

RELATED POSTS